主页 > G微生活 >日本文豪的厌世人生指南:你眷慕介于梦想与幻想间的恋情,这真是 >

日本文豪的厌世人生指南:你眷慕介于梦想与幻想间的恋情,这真是

红色玫瑰、碧绿大海、蔚蓝天空、白色沙滩、黄色气球、雨中的码头……我喜欢美丽的事物。

只要美丽,不论男女我都憧憬。我感觉自己绝不能容许丑陋的事物,无法满足于现实的恋爱,眷慕介于梦想与幻想间的恋情。儘管如此,我却在向女性求欢时追寻起我的梦中人而忘了正在爱抚的对象,我喜欢照镜子,认为女人劣于男人是值得同情的人种,和女性性交无法带给我精神上的满足感,甚至会让我感到汙秽。但要说我讨厌这种汙秽的关係、性行为……也并非如此。心里想着要画不喜欢的漫画来维生,每天却光是写诗度日。但也不是特别喜欢写诗。

讨厌横尾忠则所画的古怪的画,结果变成了「也就是讨厌横尾忠则!」,相对地,只因宇野亚喜良(Uno Akira)的画唯美浪漫便认定宇野亚喜良野是个浪漫主义者而爱上他。毫无根据地相信亚兰・ 德伦是坏人,而安东尼・ 柏金斯(Anthony Perkins)是好人,喜欢看八卦周刊,却认为里面写的全是胡说八道,对越战毫无兴趣,是认为自己有精神分裂症,刚满十九岁的少年。但我知道我的一生绝对不会有打从心里烦恼、苦思的事(机会)。我也知道自己虽然绝称不上不幸,但离幸福也很遥远。然而,在这种状态下变老让我感到些许不安。

堤Akira(假名)


深泽七郎:

堤Akira先生

你的生活态度大多很棒,只有一部分除外。首先挑出不好的部分来看:

你不满于现实的恋爱,眷慕介于梦想与幻想间的恋情。

这真是要不得。该说是年轻的错吧,我认为把想像和幻想连结到恋爱是错误的。我认为恋爱中当然没有所谓现实或幻想。说到头来,根本没有恋爱这种东西。人类只有肉体,如果有任何精神性的东西混杂其中,那也是某种精神病。在现代甚至不存在恋爱这个词彙。如果说精神性的恋爱存在的话,那就像天花、麻疹等身体疾病一样,任谁都会得一次。只要得了一次就能免疫,不会再患病。证据就是以前的人一生也只会恋爱一至二次。这种病严重的话会变成长期病。你知道《少年维特的烦恼》这本书吗?那就是变成彻底的狂人了。要是恋爱缠上了你,请注意那是种病,必须治疗。虽然恋爱并不存在,但异性的肉体是存在的。那是种工具。就和锅子、洗手台、吉他或电动刮鬍刀一样是工具,要使用。工具没有灵魂,还有,肉体既是工具也是食物,就像牛排、火腿。要像吃火腿一样地使用、享受异性的肉体来获得满足。

其次,讨厌古怪却喜欢浪漫也是矛盾的。就像这世上有红色也有蓝色,古怪和浪漫都属于精神性的事物。因此你喜欢红色玫瑰、碧绿大海,却讨厌古怪的画,喜欢浪漫的画是很奇怪的。花红柳绿,但无论是红色、蓝色一样都是颜色。也许对你而言,古怪意外地是种过于美丽的事物也不一定。此外,你认为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的想法也很奇妙。我想以上文字应该能够打消这个想法。我认为不必因为自己照现在的状态变老而不安。变老和每天吃饭是一样的,称不上什幺好坏,就和雨从天上落下后往低处流是一样的事。

接下来列举你的好处,那就是美丽的事物你都喜欢。自己觉得好的事物当然可以喜欢,心里想着要画不喜欢的漫画来维生,每天却光是写诗度日,但也不是特别喜欢写诗,真是美好的人生。毫无根据地相信亚兰・德伦是坏人,而安东尼・柏金斯是好人也好。相反来说,深信亚兰・德伦是好人,安东尼・柏金斯是坏人也可以。认为自己并非不幸,却也离幸福很远,这是很棒的的生活态度不是吗?没有人能要求更多了。此外,无业也是很棒的人生,十九岁或二十岁就拥有职业,只证明了那个人的人生就是地狱。那幺,你就继续保持现在这样,不要对恍惚度日有所不安。

相关书摘 ►日本文豪的厌世人生指南:你的生活态度非常棒,但其中有些美好和龌龊的矛盾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人间灭亡:日本文豪的厌世人生指南》,不二家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深泽七郎
译者:张佩莹

「他的无情,让人很痛快!」
以《楢山节考》震撼文坛的天才小说家
与新世代交锋的厌世人生指南

Q:我有社交恐惧症。(本田光一/男性/化名)
A:孤独的人生不需要社交恐惧症,那等于是认同了世俗或社会的存在。放下吧。

缺乏热诚、说谎成性、恋物癖、性无能……你的人生烦恼,会找一个比你更黑暗、更厌世的人商量吗?这个看似不合理的选择,曾风靡日本一个世代的青年。小说家深泽七郎在反文化杂誌《故事特集》主持的「人生相谈」读者投书专栏,便以充满负能量的回答着称。

当你苦思生命的意义,他告诉你这问题本来就没有人答得出来;当你担忧自己不适应群体生活,他则说社会根本不必要存在。深泽七郎倡言人的生死无异于蚜虫的生死,人类没有一个人是本尊,大家都是赝品,并为自己的人生哲学冠以「人间灭亡教」之名。

本书原出版于1971年,被日本读者视为心理励志三大奇书之一,时隔四十多年再版。书中收录的人生烦恼仍与今日年轻人的困境十分相似,也许人生的迷惘古今皆然,却不是人人都敢端出呛人的心灵辣汤。

无论你对人生抱持高贵或琐碎(甚或猥琐)的烦恼,不妨让深泽七郎的思想撞击你的人生观、价值观与世界观,他或许会骂人「真是令人无言,想法是多幺肤浅!」,但答案绝对超越道德与常识。

问答节录

Q:「希望有个人理解我、需要我。」
A:「理解女人的男人,没什幺好东西。请抛弃这些对男人的期待。」

Q:「小生是恋物癖,是女性内衣的蒐藏家。这是否属于绝对意义的恶,也就是异常?」
A:「你应该堂堂正正地认为『我感受到内衣的魅力』。」

Q:「我现在的生活像是因为怕死才苟活,十分地无趣,也很孤单。」
A:「活着是因为怕死,这答案可以拿满分。为什幺要出生在世上,就连释迦牟尼都答不出来。」

Q:「请告诉我,有没有让一事无成的人活下去的方法呢?(Y.O小姐/24岁)
A:「什幺都不做才是人的姿态。但是,要活下去就必须要吃东西,那就工作吧。」

日本文豪的厌世人生指南:你眷慕介于梦想与幻想间的恋情,这真是